据媒体报道,湖南道县,一对父母以5万元一年的价格,“出租”了自己的女儿妞妞,让几个常年从事盗窃的人充当自己女儿的“云父母”,让盗窃犯为自己“云育儿”。更可怕的是,像妞妞父母这样,把自己的孩子“出租”出去,几乎成为了当地的一个产业。今年3月份,上海警方提供的数据显示,抓获的嫌犯,已经达到150多名。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尤其是中国的父母,为了孩子更是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没想到竟然有一群“亲生父母”,孩子生下来不去送他上学,反而出租牟利,而且是“认贼作父”去干盗窃的营生,如此荒唐行径,实乃匪夷所思,人神共愤。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在“亲生父母”和“云父母”的教唆熏染下,被出租出去的那些“爱的弃婴”,将会面临怎样的畸形成长?长大后又将如何自立于社会?是不是永远只能徘徊于社会的边缘乃至“贼性不改”?可谓细思恐极、不寒而栗。
  
  那些“出租”孩子去做贼的父母,当然需要教育乃至实施应有的惩罚,但如果寄希望这些无耻到不顾基本人伦底线的“亲生父母”们幡然醒悟,无疑是不切实际的。
  
  正因如此,经救助站申请,安徽蚌埠蚌山区人民法院裁决,剥夺妞妞亲生父母的监护权。这也是我国首例由民政机构提起的异地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案件。对于这些不配为人父母者,当然需要依法剥夺他们的监护资格。但问题是,又该由谁来承担起妞妞的监护职责?一个妞妞可以由救助站监护,一群妞妞该怎么办?
  
  值得庆幸的是,正是基于有效弥补未成年人保护的制度缺憾的考虑,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于3月15日通过了《民法总则(草案)》,自今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提出由政府兜底未成年人监护,把政府的监护责任“顶到前面”。
  
  具体而言,在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前提下,根据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在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指定监护人。明确提出对“不能有效履行监护责任”的监护人撤销监护权,同时辅之以“临时监护”制度——第三十二条规定,没有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的,监护人由民政部门担任,也可以由具备条件的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担任。
  
  总之,《民法总则》对未成年人监护制度作出很多补充和完善,进一步强化了政府的监护职能,对监护人的确定、监护职责的履行、撤销监护等作出细化规定,使得特殊情形下能够依靠法律为未成年人提供持续、无缝隙的监护,构建起“以家庭监护为基础、社会监护为补充、国家监护为兜底”的未成年人监护体系。有了国家监护兜底,相信妞妞们应该再也不用担心“无家可归”了!
  
  “子女不是父母的私产,而是整个社会的财富。”对于那些不懂得怎样抚养孩子的父母,要想拯救被“出租”去做贼的孩子,如何让国家监护真正落到实地,可谓任重而道远。